网站首页 >> 建筑评论 >> 文章内容

评论:中国“文化掠夺”现象何时休

[日期:2016-01-16]   阅读:1258次[字体: ]

质疑一:“中华文化标志城”真的能代替中国文化?

  城市的文化是靠城市长时间的发展后,经过历史时间的积累才逐渐沉淀形成的,它与城市的历史及市民的生活习惯、文化素养密不可分。
如果将一座城市比喻为一本书,那么它的每一个时代都留下自己走过的足迹。我们不能抹煞过去的章节,注入新功能与生命力的同时,我们也必须尊重过去。每一个时代符号都不简单,都应该有他存留的价值。只有这样的城市,才是有品位、有文化内涵的城市。
在欧洲,一座小城就可能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因为他们的每一个建筑,甚至每一片砖、每一块石都经过历史的积累,而充满了浓郁的历史印记和文化气息,人们无法刻意的去规划、设计创造文化。
中国作家冯骥才先生对此事件说:没有哪个城市可以成为中国文化的标志,在我看来就是北京都不足以成为中国文化标志之城。谁都没有足够的权威来命名“中华文化标志城”。
让我们细细翻开中国悠久的五千年文明,洛阳、西安、长安、南京、燕京等城市都曾因为时代的更迭而成为当时的时代京都。它们都曾在历史上积淀了足够可以展现中华文化的基因,都应该有充足的理由给自己带了某些文化荣誉的光环,假如济宁可以成功修建中华文化标志城。
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文化名城是人为刻意规划的,它们都会经历时间的洗礼而逐渐成长。正是因为洗礼的经历,它们才值得称为中国的文化组成部分。
大家都知道,伦敦是个拥有好几个层面历史文化的城市,所以这个城市的历史很丰富而且多样,让人们有一种想要生活其中的感觉,但是你应该明白,这些多层次的历史不是设计师一次设计的,他是整个城市在历史过程中不断酝酿的,每个城市都拥有自己的文化和历史,不管这种文化是过去的还是现代的,它们都拥有自己的意义,我们都应该去尊重它们,只有这样,才能逐渐形成这个城市自身的文化。

质疑二:“中华文化标志城”是民意体现,还是权利建筑的“集结号”?

当一个社会愈发的先进,它的社会体系就会愈发合理。而市民参与则是其中很好的展示。
当中华文化标志城公布后,人们才逐渐了解到济宁要花巨资兴建一个这么能展示中华文化的场所,才知道这个建筑群将耗资300亿人民币,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么大的工程只有当很多专家、媒体反对时,人们才知道事件的真实历程。这说明我们的公众参与及政府公开能力存在着缺陷。
美国波士顿大开挖项目是美国本土耗时最长的项目,因为它将改变很多人的生活习惯,所以,这个工程是否修建,人民有很大的话语权。“因为修建高架桥,大片社区被迫拆迁,这导致了激烈争议。”麻省理工大学城市规划系荣誉退休教授李灿辉在接受某媒体采访上时表示,“争议也促进了城市规划中的公众参与。”
“公众参与是美国近50年来城市规划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同时,它还是现代城市决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李灿辉说,“要让城市里居住的人感觉到,他们和这个城市是一体的。”
中华文化标志城是否征求过民意,是否征集过大家的建议?难道有了专家的建议就可以忽视人民的主观意志吗?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该项目建成后,影响最深远的不是专家,而是普通市民。
1940年6月,当希特勒攻占了巴黎后,他兴致勃勃的来到巴黎荣军院的台阶上,他身穿一件白色的长风衣,其他人则全身上下黑色着装,他们大部分都是希特勒的高级将领,但冲着希特勒说话的几个人,不是他的军队要领,而是当时意大利著名的建筑师施配尔、盖斯勒和雕刻家布雷克,这个被称为20世纪最令人难忘的画面记录的就是希特勒想在他征服的巴黎留下什么,结果很明显,他是想用建筑来征服巴黎,因为建筑有时候可以被称为“国家”的代名词。
有人说,建筑是一种权利的雄辩术,因为建筑与权利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这是因为建筑,尤其是大型纪念性公共建筑,无不取决于并不充足的社会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的掌握和分配。这些建筑象征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文化或一个时代,也反映了一个权利做出的政治判断。当权利被一代代继承、更替,而建筑则往往会成为了城市的风景,永恒地诉说着权利。
中华文化标志城又何尝不是一次新的权利建筑的“集结号”呢?

质疑三:“中华文化标志城”真的能吸引大量游客?

虽然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是在以宏扬文化的名义为目的,但经济因素同样是其中足够重要的。
“欧洲人来到中国,特别想去的地方不是那些标着几个‘A’的景点,而是那些能够体现中国地域特色的景观,比如市井生活、中国古文化遗址真迹。因为那些所谓的风景区都是千篇一律,根本没有什么吸引力,而那些地域特色的景观才能真正让我们感受到中国寻常的、具有生活气息的文化。”德国汉诺威大学景观与建筑设计学院安琪·斯托克曼教授如此告戒我们。
但是我们国人则对争建旅游景点、文化景点乐此不疲,其实大家应该明白,真正好的吸引国外游人的景点往往是大自然的杰作,正如《纽约时报》记者西蒙·温彻斯特先生在游览张家界武陵源世界地质公园后所发出的感叹:“她就像中国的长城一样伟大”,因为他已完全被这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杰作所深深吸引。而人为建设的世纪城、欢乐谷、海上世界等大型人为建设的游乐景点最终会趋于冷清。
这也正如前几天,英国通过市民投票选举出“世界十大最令人失望景点”一样,法国的埃菲尔铁塔评选为榜首,这说明人类已经开始理性看待景观、看待文化。而我们,则将埃菲尔铁塔视为自己的“目标”盲目崇拜,近日,就有消息报道,河南某城将建造世界上最高的钢结构电视铁塔来作为自己城市的标志性景观,我们不希望在这方面也贴上“Made In China”的标签。

请用合理的方式表达对中国文化的尊敬

就在中华文化标志城闹的沸沸扬扬之际,3月14日,兰州晨报报道甘肃省华亭县计划投资3480万元,修建“秦皇祭天第一坛”,力争形成与北京天坛、山东泰山齐名的“中国祭天三坛”,而甘肃永靖县也将投资3000万元在太极岛建设西北地区规模最大的孔子文化教育研究中心,真的令人苦笑不得。
无论是高邮耗铜2200吨建99米尧帝青铜像、云南元谋花巨资拟建170米高东方人类祭祖坛,还是河南兴建的巨龙事件,亦或是圆明新园、中华文化标志城事件、修金瓶梅遗址、争“夜郎”遗址、孔子标准照、炎黄二帝巨像事件,经过认真的研究后会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因素——“文化印记”,但同时也显示了另外的一个相同点——城市建设者的“文化掠夺”心理。
很无奈的看到中国的文化在被某些决策者不合理的利用,虽然这些事件表达了决策者对中国文化的重视,但请你们采用正确的方式。其实,一个国家的先进与发达,并不仅仅在于你能造多么多的文化,而是在于能否将自己的传统文化保护好,使其发扬光大。大凡对自己传统文化越重视的民族,这个民族就越是充满自信的民族!同样,一个国家的落后与贫穷,也不仅仅体现在某一时期经济发展的迟缓和物质的匮乏上,而在于历史遗产与传统文化的合理保护与利用上。 

鲁ICP备18041512号-1Copyright © 2021 山东新泰億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新泰市沈家庄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山东高美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